您的位置: 長樂新聞網 >> 文學藝術 >> 正文

鵬謝謝氏的家族密碼

作者 姚行亮

http://www.fahlt.tw  2019-06-26 10:57:25   來源:長樂新聞網  【字號

  “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舊時王謝堂前燕,飛入尋常百姓家。”這是唐代詩人劉禹錫所作的一首詩。其中的“王謝”,指的是東晉時期的王導和謝安兩大家族。朱雀橋、烏衣巷正是當時兩大家族的聚居之地。

  而要解開鵬謝謝氏的家族密碼,不僅要看到朱雀橋邊,更要看到烏衣巷口。

  傳說,鵬謝謝氏的一世祖謝綱,從小隨父親謝德昌生活在南京朱雀橋邊烏衣巷一帶。王審知入閩后,謝綱在光啟年間(890年左右)來到長樂并在鵬謝村定居。從此,這一謝氏家族1100多年來的生老病死,都記載在《鵬謝謝氏族譜》的字里行間里。

  謝綱一定想不到,他的定居從此拉開了鵬謝謝氏“尋常百姓家”的生活。——歷史這么悠長的一個村,一個對學問的尊重、對知識的向往在歷史的典籍里比比皆是的謝氏家族,然而翻遍了鵬謝村的《謝氏族譜》里,一直到清朝滅亡,在漫長的科舉歷史里,竟無一人中進士。

  但就是這一本《謝氏族譜》也不是最早的那本族譜了。村里傳說,清末的時候,因為一場官司需要用到族譜,官司結束后族譜卻忘記拿回,結果導致丟失。

  現在新修的族譜已經無法恢復或追記那些久遠的時間。慶幸的是,1100多年來的一些的光榮或者傷痛,如同圖騰一樣,印刻在村民一代又一代的記憶里。哪怕沒有族譜,即便只是上一代對著下一代的訴說,也形成了自己的家族記憶。

  族譜記載,王審知入閩時,謝綱的姐夫鄭必貴任長樂縣令,他就以師爺的身份跟著鄭必貴到了長樂。但是,《長樂市志》并沒有記載在唐代有叫“鄭必貴”的長樂縣令。跟著王審知入閩并擔任長樂縣令的,是王審知的族弟王想。王想的府宅就在現在的長樂高級中學一帶。

  巧的是,鵬謝這個地方最早也有王姓人家在此居住,至今“王程謝”還在村民的口中流傳。我想,當時與謝綱一起留在長樂的,應該也有王姓,也許王姓的族譜里對謝氏也有一點的蛛絲馬跡的記載。

  順治年間,朝庭因為倭亂而實行遷界政策,鵬謝謝氏一支遷居到了橫嶺村,60年后,即雍正年間,又從橫嶺遷回鵬謝。那么,橫嶺謝氏是否與鵬謝謝氏同宗呢?祖籍橫嶺的文壇老祖母謝冰心在她的《我的故鄉》這篇文章里說她的祖上來自江西。這又和鵬謝謝氏來自江蘇南京南轅北轍了。

  也是在順治年間,還有一支鵬謝謝氏遷居到了閩清后垅,一直到了本世紀才認祖歸宗。這300年左右的時光里,后垅的謝氏村民始終記著自己的祖先來自“長邑鵬程”。這一份不見文字只有口口相傳的記憶,洋溢著的正是謝氏家族葉落歸根的企盼。

  傳說的故事,或者口述的歷史,由于講述人的水平和記憶,畢竟難免失真。因而,翻開《謝氏族譜》,還是有很多的疑惑了。然而也許正是由于這種的疑惑,反而激勵著一代又一代的鵬謝謝氏不斷地尋根問祖,不斷地傳承記憶:建于咸豐時期的謝氏宗祠重新修建了。“寶樹堂”的堂號依然高懸在額楣之上,彰顯得這一家族源于東晉時的謝安。祠堂后的那兩塊大石頭也煥然一新,其中一塊石頭上刻著“鵬程”兩個字,有人說那是朱熹的墨寶,隱隱昭示著南宋時,鵬謝謝氏也有能吸引文學大儒前來一游的榮耀。

  仙景山公園修建起來了。樸素的村民們將大王宮、駐馬觀、玄天上帝廟等建筑,通過公園的串聯,構建成為了一個整體。這些民間信仰不僅僅是民眾祈求平安的寄托,更是一個家族一個姓氏獨特的文化。畢竟滿天諸神里,先輩們選擇了祭祀他們,一定有現在的我們已經不知道的原因。

  鄉村美麗振興起來了。道路整潔、樓房林立,房前屋后處處綠化。我們現在已經比我們的祖先走得更遠,鵬謝謝氏已經開枝散葉到五湖四海。但哪怕走得再遠的謝氏子孫,也愿意在村里留一套房子,留下一份惦記。

  我想,離開了朱雀橋邊烏衣巷的鵬謝謝氏,已經在“長邑鵬程”這塊熱土上譜寫出了新的歷史篇章,交出了無愧于一世祖謝綱的輝煌業績。如果唐代的詩人劉禹錫能夠穿越時光來到鵬謝村,也許他會寫出這樣的詩句:“朱雀橋邊野草花,烏衣巷口夕陽斜。且看今日鵬謝村,哪是尋常百姓家。”

手机捕鱼代理 高频彩票咨讯 湖南幸运赛车2018开奖直播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一定 喜乐彩2018102208期 开元棋牌官网下载 炒股毁一生 江苏十一选五T0p1o遗漏 澳洲幸运8历史记录 神州五分彩在线计划 kk棋牌金花作弊器 体彩网排列五走势图 杰克棋牌恢复正常了吗 重庆幸运农场规律公式 百赢棋牌ios下载 数值分布图 金牛国际娱App